【立場新聞】當「大辯論」淪為利益輸送戲碼 地理學者鄧永成:土地問題必須再政治化

全文按此

政府牽頭的「土地大辯論」本月將進入尾聲,不同政黨、團體近日紛紛表態,提出建議。這邊廂,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大打開口牌,力陳填海、公私合營的好處,獲得建制陣營力撐;那邊廂,有民間團體要求發展棕地、收回高球場、閒置農地;而當這邊有團體說香港的問題不是土地供應問題時,那邊又有人獅子開大口,說政府估計缺地1200 公頃太少,9000 公頃還差不多…… 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鄧永成說起這些「口同鼻拗」的爭論,搖搖頭。

「你講幾多公頃,講咩選項,其實都係不著邊際!」

今次「大辯論」為期 5 個月,政府舉辦了 4 場公眾論壇,以及形形式式的展覽、工作坊、探訪逾百場,看來不算馬虎。但鄧永成一語道破,整場所謂的諮詢,根本只是一場議程、結果已設定好,「扮」解決市民住屋問題,再向地產商輸送利益的戲碼。

廣告

突破議程 改造城市:土地大辯論的盲點

【原刊於明報2018年5月2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研究生、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成員)、鄧永成(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成員)

隨着諮詢文件在上周四公開派發,政府悉心安排的土地大辯論便正式展開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擬備的諮詢文件試圖從市民日常生活出發,以「貴、細、擠」來說明市民的「居住苦况」,再隨即將之歸咎於土地供應嚴重短缺。專責小組甚至認為當初說的1200公頃覓地目標也不足以滿足土地需求,故香港需要開發更多土地、建立土地儲備、增加發展密度等。

正如不少分析已不厭其煩地說,香港土地問題癥結不是土地短缺。那麼普羅大眾應如何批判地檢視香港土地問題?在土地大辯論開始之際,我們應邀拋磚引玉,希望先回到基本概念來開拓思考空間,讓市民想像香港應邁向怎樣的城市環境,再讓大眾評價應否突破專責小組擬定的土地供應議程。

繼續閱讀

空間政治: 毋忘日常生活

【原刊於明報2018年4月1日星期日生活】

安徒上月18 日從階級出發反思立法會補選結果,認為基層對民主派的支持已經大幅削弱: 「中產-基層」在主權交接前形成的跨階級聯盟向來是民主運動的基礎,但近年隨中產與基層產生矛盾而裂解,前者故步自封,面對階級差異時強調中產定位,後者則易被蛇齋餅糉收編。

文/鄧永成、郭恩慈、葉鈞頌

繼續閱讀

遊樂場地契政策倒行逆施

【原刊於明報2018年3月23日觀點版】

歷經數年,政府日前終於公布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的檢討結果。政府在記者會開始時形容社會有不同聲音:一方面引述部分支持政策的意見,強調這些場地有不同程度社會貢獻,又有悠長歷史,故有必要保留場地;另一方面稱公眾質疑政府收取象徵式地價是「慷慨」之舉,又稱公眾批評這些場地對外開放時數偏低。理所當然地,政策修訂就是收取高一點的地價,及擴闊一下設施使用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