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永成:繼續在城市空間造反

【原刊於2019年7月15日明報觀點版思潮專欄】

「反送中」運動遍地開花,一方面在全球各地刊登廣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另方面在港的運動亦多方向發展,遊行後留守並佔領街道、包圍政府建築物、馬路散步等不同形式,運動地點亦不再局限港島,更擴展至九龍新界。

坊間已有不少文章分析「反送中」運動。當然,林鄭月娥的傲慢肯定公認是重要的催化劑。不少文章也強調運動可以如此浩瀚,皆因市民大眾秉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倫理,做到和而不同,既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且有勇武圍堵衝擊的升級。在不分化下共同進退,但又無大台指揮,依賴的是通過社交媒體及網絡(如「連登」和Telegram)動員、組織、指揮,並且擴散迅速、進退有據,be water,如水一般流動。就像運動由政總開始,流動到警察總部,再發展出多個支流,流向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等多個政府辦公室。

然而這些文章似乎忽略了一個重要視角——空間。持異議者將運動與中美貿易拉上關係,又談到林鄭強推法案影響兩岸局勢。雖這些是如假包換的空間元素,但畢竟只是從一個較狹隘的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事態發展。政治與空間的互動還是更複雜的。

繼續閱讀

廣告

鄧永成:解決香港城市問題 非靠鑽研智慧城市

【原刊於明報2019年5月20日觀點版】

近年香港發生很多民眾街頭示威事件,包括2003年七一遊行、2012年反國教遊行示威、2014年雨傘運動,及2016年旺角街頭民眾與警方發生巷戰。我們應如何理解這些在港發生的諸多事件呢?

2016年底浸大地理系組織了一個「激進主義的理論與實踐」國際研討會,旨在從空間角度探討在東亞日漸增多的行動與社會運動,特別邀請來作主題演講的其中一個學者,是民間城市地理學者菲爾德(Andy Merrifield)。2014年菲氏出版了The New Urban Question 一書,重新定義當今的城市研究。

新vs.舊城市問題

菲氏的新城市問題,是建基於對柯司特(Manuel Castells)的理論的批判。柯氏The Urban Question: A Marxist Approach的法文版於1972年在法國出版後,即一紙風行,被公認為城市研究的巨著。

繼續閱讀

鄧永成:從中國疆土的視角思考大灣區爭論

【原刊於明報2019年3月18日觀點版】

自從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正式出台,「被規劃」一詞再度成為城中流行語。經歷過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等基建規劃,和近10年前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等引起的社會爭議,市民大眾都意識到國家和政府在城市空間的重要性。儘管如此,卻不是很多人思考過國家怎樣支配空間,以技術來包裝政治權力在疆土的實踐。

繼續閱讀

【土地大辯論】提交意見書 / 【Land Debate】Submission

各位:

本會已在2018年9月24日就向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交意見書,請循此連結閱覽(只備英文本)

如有查詢,歡迎電郵至mail@hkcgg.net與本會聯絡。

Dear Friends,

HKCGG made a submission to the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 on 24th September 2018, please follow this link to read it (available in English only).

Please email us (mail@hkcgg.net) should you have any enquiries.

【立場新聞】當「大辯論」淪為利益輸送戲碼 地理學者鄧永成:土地問題必須再政治化

全文按此

政府牽頭的「土地大辯論」本月將進入尾聲,不同政黨、團體近日紛紛表態,提出建議。這邊廂,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大打開口牌,力陳填海、公私合營的好處,獲得建制陣營力撐;那邊廂,有民間團體要求發展棕地、收回高球場、閒置農地;而當這邊有團體說香港的問題不是土地供應問題時,那邊又有人獅子開大口,說政府估計缺地1200 公頃太少,9000 公頃還差不多…… 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鄧永成說起這些「口同鼻拗」的爭論,搖搖頭。

「你講幾多公頃,講咩選項,其實都係不著邊際!」

今次「大辯論」為期 5 個月,政府舉辦了 4 場公眾論壇,以及形形式式的展覽、工作坊、探訪逾百場,看來不算馬虎。但鄧永成一語道破,整場所謂的諮詢,根本只是一場議程、結果已設定好,「扮」解決市民住屋問題,再向地產商輸送利益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