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當「大辯論」淪為利益輸送戲碼 地理學者鄧永成:土地問題必須再政治化

全文按此

政府牽頭的「土地大辯論」本月將進入尾聲,不同政黨、團體近日紛紛表態,提出建議。這邊廂,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大打開口牌,力陳填海、公私合營的好處,獲得建制陣營力撐;那邊廂,有民間團體要求發展棕地、收回高球場、閒置農地;而當這邊有團體說香港的問題不是土地供應問題時,那邊又有人獅子開大口,說政府估計缺地1200 公頃太少,9000 公頃還差不多…… 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鄧永成說起這些「口同鼻拗」的爭論,搖搖頭。

「你講幾多公頃,講咩選項,其實都係不著邊際!」

今次「大辯論」為期 5 個月,政府舉辦了 4 場公眾論壇,以及形形式式的展覽、工作坊、探訪逾百場,看來不算馬虎。但鄧永成一語道破,整場所謂的諮詢,根本只是一場議程、結果已設定好,「扮」解決市民住屋問題,再向地產商輸送利益的戲碼。

廣告

【明報】遊樂場契約條款36年近無變 行政局明言為滿足中上層 學者批特區延續殖民地政策

點此連結讀全文:https://news.mingpao.com/pns1801291517162492256

土地專責小組原定上周六開會討論包括粉嶺高球場等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惟政府仍未提供相關文件,要延後討論。本報翻查政府檔案處文件,發現1979 年行政局(即現時行政會議)解密文件顯示,當年行政局表明要滿足中上流階層的需要而續批契約,又通過訂立契約範本,惟契約條款,尤其是有關使用人士及對外開放的部分,對比2015 年最新的續約條款,30 多年來均無明顯改變。有立法會議員認為政策與時代脫節,亦有大學教授認為特區政府延續殖民地政策,未有「因地制宜」。

明報記者 羅霈潁

研究香港土地資源的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成員鄧永成認為,特區政府仍將當年用作留住殖民地資本家及中上層的政策延續至今,未有因地制宜,考慮將土地用作建屋及休憩用地的可能性。另一學會成員葉鈞頌補充,政府的準則仍停留於1979 年,質疑政府未有因應私人遊樂場使用率及會員人數,以及社會狀况作適當的調整。

【明報】共住,根本就是劏房

按此連結看全文:https://news.mingpao.com/pns1711051509817491770

【乜嘢城市研究系列二】上期「未來城市」,香港批判地理學會告誡大家,思考城市時不要照搬西方一套,否則脫離原有背景脈絡,終究只會水土不服,甚至走樣變型——例如近年大行其道的「共住」概念。

在慧科新聞上搜尋一下,自新一屆政府上場至今三個月, 「共住」一詞在本地報章上出現近三百次,但香港批判地理學會認為,「共住」之於香港,根本與劏房無異︰「政府要解決房屋問題,卻無計可施,便冠冕堂皇地找來一些参考範例,比如共住,根本就是劏房,但其實劏房在本地又有它自己形成的原因,不是西方那一套;而西方共住的概念,又和今天香港情况完全不同。」劏房、共住,各有前緣,在到今天香港,卻詭譎地成為共生並行,互為表裏的一套概念。

梁仲禮—————— 文

【明報】未來城市﹕照搬西方那套未必行 香港城市研究不健康

按此連結看全文:https://news.mingpao.com/pns1710291509213701738

土地供應,只講要多幾多塊地,背後其實是公義問題。

「城市」也許是近年香港的關鍵字。當體制上的改革分毫不進,有人選擇回到社區深耕,落手落腳試行各項城市實驗;也有人選擇負笈海外,研修城市研究,比如正在服刑的周永康,去年便到倫敦修讀城市設計及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但如果你說城市研究真正流行,應該是七十年代。」浸大地理系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鄧永成如是說。「當時很多地理系出身的人,大半走了去讀城市研究,反發展商,甚至不去學車,因為汽車會影響城市,令城市產生問題,那時我們很多同學便是這樣;所以我奇怪,為什麼現在這麼多人讀,可能覺得城市很有問題。」然而西方社會針對城市提出的思考,早早在一個世紀前已經出現。

梁仲禮——————文

【獨媒】還有幾多利東街要變成「囍匯」了?

按此連結看全文: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0004

黃梓汶 網站實習記者

(獨媒特約報導)市建局清拆利東街,將之變成「囍匯」,估計大賺數十億。這種推倒式的市區重建,還要繼續下去嗎?

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於一月四日在浸會大學舉辦了「利東街重建:論在「囍匯」二期發售時」的公眾研討會,邀請了H15關注組、灣仔區議會前主席黃英琦女士、社區規劃師杜立基先生、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學系葉蔭聰博士與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郭恩慈博士出席。

編輯:黃俊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