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面對的土地真相:從體制的二度剝削說起

【原刊於明報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生活周日話題】

文﹕鄧永成、葉鈞頌(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的新作An Inconvenient Sequel: Truth to Power 剛於香港上映,在當前令人沮喪的全球政經格局中,堅持道出人們不願面對的氣候變化真相,將矛頭直指操弄權力的既得利益集團。我們早前在政府換屆之際,撰文論及香港城市的下流(見2017 年7 月2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分析過去數年香港的荒謬現象從何而來。我們當時強調構想另類方案的重要性,若我們不去質問現象,在不公義的土地發展體制中故步自封,下流只會不斷延續,盼望社會能正視城市問題,為未來締造希望的空間。

在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的政治議程上,處理土地問題是首要任務之一,稱要就土地供應來源在社會上來一場大辯論。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月初正式成立,目標似乎非常清晰,就是建基於《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中的估算,研究怎樣找出尚欠缺1200 公頃的土地供應來源。

然而,所謂的土地辯論到底在辯論什麼?若是不問理由,一下子就把辯題局限於土地供應不足,而非宏觀地辯論土地問題的關鍵,香港的土地真貌仍然面目模糊。真正的辯論,理應是讓真理愈辯愈明。土地辯論要解釋權力和空間社會關係,不斷詰問理由,解構和轉化矛盾的對立面,才可以讓香港的土地真相辯證地浮面。

繼續閱讀

廣告

一地兩檢的政治空間與日常生活——「割地」非政治口號

【原刊於明報2017年8月16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香港迷戀效率和效益。特區政府充分掌握這座城市對高速社會節奏的推崇,在宣傳一地兩檢時拋出各種數據來支持方案,提出一地兩檢若無法實行,高鐵將無法發揮應有效益與效率。官員、社會領袖和學者紛紛以政府預測的營運數據為方案護航,例如早前有地理學者在《明報》觀點版撰文,強調只有一地兩檢才可讓西九龍站擔當「區域機場」角色;政府在社交網站打輿論戰,試圖用參差不全的時間數據說話;更有人大放厥詞聲言高鐵無一地兩檢則無法運作,屆時或被迫裁員。坊間則以效率和效益來回應:有人搬出更多數據證明政府說法理據欠奉,亦有人加入網上輿論戰,親自到中國大陸實測高鐵速度,摑政府一巴。然而與政府爭拗效益和效率的意義不大,即使事實勝於雄辯,但政府顯然毫不動搖。

繼續閱讀

下流城市——政府帶頭 習慣荒謬

【原刊於明報2017年7月2日星期日生活周日話題】

文﹕鄧永成、王俊傑、葉鈞頌(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

社會與空間的關係從來都是辯證的,空間既是社會的反映,也為其運作提供不可或缺的場景。一個怎樣的社會,就製造一個怎樣的空間,反之亦然。因此,認識空間問題以及構思其改造的可能性,有助我們建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新一屆政府剛上任,不少論者仍在爭論上屆梁振英政府5年來的功過。可是,事實勝於雄辯,公眾過去數年所能感受的無疑是城市生活的節節倒退。最新公布的堅尼系數正好揭示了這種倒退的社會面向,然而在空間方面,我們更加能夠體驗「建成環境」在過去數年急速「下流」。其實,在香港生活甚或生存,要面對的困難與日俱增,「倒退」、「惡化」及「差劣」等詞彙已無法貼切地反映現實,因為它們帶有「已知問題,並有待改善」的含意。故此,我們認為「下流」一詞能更準確地指出當下問題,因為它不僅指出城市空間每况愈下,更能扣連着此倒退如何被默默地接受及常態化的過程。

Untitiled

繼續閱讀

正視優惠土地上牟利 政府和慈善團體應做補贖

【原刊於明報2017年5月18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早前審計署報告批評政府對多幅批予慈善團體的優惠土地缺乏監管,涉嫌違反土契的酒店及餐廳等牟利設施營運多年。報告一出即烽煙四起。地政總署到立法會的回應,口徑竟與數年前說法一致,仍表示部分個案因地契未有清楚界定「hostel」(旅舍)及「hotel」(酒店)而沒違契。

觀乎社會輿論和政府回應,事件焦點顯然局限於法律定義劃出的地塊內,地塊的空間有清晰邊界,其作用是把內在的土地從外頭的社會割裂,令討論只斟酌慈善團體遵守地契與否,以及法律字眼爭議。我們認為這個焦點簡化了社會關係,法律地理學的視角有助我們認清問題。社會相信法律能彰顯公義;地理學者Joseph Pierce和Deborah Martin研究發現,土地法律對業權人權利的過度重視凌駕了社會服務提供者應重視的公眾利益,尤其透過規劃法的規約,使社會服務在空間上得不到公平分配,法律在社會空間關係中實踐公義的目標存在局限,難以從根本改變權力不均的城市治理和市場邏輯。

繼續閱讀

高鐵:不平衡的點‧線‧面

【原刊於明報2009年10月29日世紀版】

明報編按:近日升溫的反對興建高鐵聲音中,有一直指本源的論點:香港人或有孤島焦慮症,並對以融合之名、以拆遷作持續發展的基建幻象產生過剩的欲望。而懸念,緊緊繫在一點︰為什麼必須以西九為總站?用地理學視野來檢驗,跨境基建即將成就的不是創業與生活的新途,而是在通往北方的道路上,它首先把香港這城市剮開 ——輸送軌上將進行地緣資源的集合、轉移,進一步兩極化不同階級的土地權。且由鄧永成教授闡述香港的「不平衡地理發展」——我城背後揮之不去的幽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