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永成:繼續在城市空間造反

【原刊於2019年7月15日明報觀點版思潮專欄】

「反送中」運動遍地開花,一方面在全球各地刊登廣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另方面在港的運動亦多方向發展,遊行後留守並佔領街道、包圍政府建築物、馬路散步等不同形式,運動地點亦不再局限港島,更擴展至九龍新界。

坊間已有不少文章分析「反送中」運動。當然,林鄭月娥的傲慢肯定公認是重要的催化劑。不少文章也強調運動可以如此浩瀚,皆因市民大眾秉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倫理,做到和而不同,既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且有勇武圍堵衝擊的升級。在不分化下共同進退,但又無大台指揮,依賴的是通過社交媒體及網絡(如「連登」和Telegram)動員、組織、指揮,並且擴散迅速、進退有據,be water,如水一般流動。就像運動由政總開始,流動到警察總部,再發展出多個支流,流向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等多個政府辦公室。

然而這些文章似乎忽略了一個重要視角——空間。持異議者將運動與中美貿易拉上關係,又談到林鄭強推法案影響兩岸局勢。雖這些是如假包換的空間元素,但畢竟只是從一個較狹隘的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事態發展。政治與空間的互動還是更複雜的。

繼續閱讀

廣告

鄧永成:解決香港城市問題 非靠鑽研智慧城市

【原刊於明報2019年5月20日觀點版】

近年香港發生很多民眾街頭示威事件,包括2003年七一遊行、2012年反國教遊行示威、2014年雨傘運動,及2016年旺角街頭民眾與警方發生巷戰。我們應如何理解這些在港發生的諸多事件呢?

2016年底浸大地理系組織了一個「激進主義的理論與實踐」國際研討會,旨在從空間角度探討在東亞日漸增多的行動與社會運動,特別邀請來作主題演講的其中一個學者,是民間城市地理學者菲爾德(Andy Merrifield)。2014年菲氏出版了The New Urban Question 一書,重新定義當今的城市研究。

新vs.舊城市問題

菲氏的新城市問題,是建基於對柯司特(Manuel Castells)的理論的批判。柯氏The Urban Question: A Marxist Approach的法文版於1972年在法國出版後,即一紙風行,被公認為城市研究的巨著。

繼續閱讀

鄧永成:從中國疆土的視角思考大灣區爭論

【原刊於明報2019年3月18日觀點版】

自從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正式出台,「被規劃」一詞再度成為城中流行語。經歷過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等基建規劃,和近10年前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等引起的社會爭議,市民大眾都意識到國家和政府在城市空間的重要性。儘管如此,卻不是很多人思考過國家怎樣支配空間,以技術來包裝政治權力在疆土的實踐。

繼續閱讀

突破議程 改造城市:土地大辯論的盲點

【原刊於明報2018年5月2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研究生、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成員)、鄧永成(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成員)

隨着諮詢文件在上周四公開派發,政府悉心安排的土地大辯論便正式展開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擬備的諮詢文件試圖從市民日常生活出發,以「貴、細、擠」來說明市民的「居住苦况」,再隨即將之歸咎於土地供應嚴重短缺。專責小組甚至認為當初說的1200公頃覓地目標也不足以滿足土地需求,故香港需要開發更多土地、建立土地儲備、增加發展密度等。

正如不少分析已不厭其煩地說,香港土地問題癥結不是土地短缺。那麼普羅大眾應如何批判地檢視香港土地問題?在土地大辯論開始之際,我們應邀拋磚引玉,希望先回到基本概念來開拓思考空間,讓市民想像香港應邁向怎樣的城市環境,再讓大眾評價應否突破專責小組擬定的土地供應議程。

繼續閱讀

空間政治: 毋忘日常生活

【原刊於明報2018年4月1日星期日生活】

安徒上月18 日從階級出發反思立法會補選結果,認為基層對民主派的支持已經大幅削弱: 「中產-基層」在主權交接前形成的跨階級聯盟向來是民主運動的基礎,但近年隨中產與基層產生矛盾而裂解,前者故步自封,面對階級差異時強調中產定位,後者則易被蛇齋餅糉收編。

文/鄧永成、郭恩慈、葉鈞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