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政治: 毋忘日常生活

【原刊於明報2018年4月1日星期日生活】

安徒上月18 日從階級出發反思立法會補選結果,認為基層對民主派的支持已經大幅削弱: 「中產-基層」在主權交接前形成的跨階級聯盟向來是民主運動的基礎,但近年隨中產與基層產生矛盾而裂解,前者故步自封,面對階級差異時強調中產定位,後者則易被蛇齋餅糉收編。

文/鄧永成、郭恩慈、葉鈞頌

繼續閱讀

廣告

遊樂場地契政策倒行逆施

【原刊於明報2018年3月23日觀點版】

歷經數年,政府日前終於公布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的檢討結果。政府在記者會開始時形容社會有不同聲音:一方面引述部分支持政策的意見,強調這些場地有不同程度社會貢獻,又有悠長歷史,故有必要保留場地;另一方面稱公眾質疑政府收取象徵式地價是「慷慨」之舉,又稱公眾批評這些場地對外開放時數偏低。理所當然地,政策修訂就是收取高一點的地價,及擴闊一下設施使用權。

繼續閱讀

填海,只不過是故技重施

【原刊於明報2018年3月4日星期日生活】

文:鄧永成、葉鈞頌(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香港批判地理學會)

不管是建制外的智庫與論者,抑或建制內的官員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近日都頻頻開腔,以不同方式游說市民:香港一定要填海。

二月初,斥資數百億公帑的東涌新市鎮擴展計劃填海工程動工;財政司長陳茂波在網誌文章〈填海,再出發〉中說,填海是推動城市發展的必由之路,香港的成功故事歸功於過百年的填海造地,突破香港的地理環境限制,增加土地供應。他認為,現時土地供應緊張的深層次原因之一,是因為九十年代東涌發展成新市鎮後,香港近二十年再沒有新市鎮落成;而填海得來的新市鎮發展,對解決本港市民住屋問題起着關鍵作用。

我們認為,政府只是故技重施,構想「離地」的空間論述,渲染填海的重要性及迫切性,游說市民支持填海,控制並形成社會共識。值得詰問的是,填海是否解決土地問題的必由之路?填海得來的土地又是否可以解決住屋問題?

繼續閱讀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的謀算 從解密檔案解構土地政治

【原刊於明報2018年1月16日觀點版】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周六(1 月27日)再開會, 估計將論及私人遊樂場地能否作為土地選項之一。雖然近年輿論屢次質疑,獲優惠批地的私人體育會用地只有少數人可享用,符合公眾利益與否成疑,並建議即使不一定全數用來建屋,也可以考慮應否把這些用地發展成公共休憩及體育用地,不過政府卻多次迴避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2013 年審計報告建議政府盡快檢討此政策,政府也承諾多個部門會協助民政事務局檢討政策;時任發展局長陳茂波面對新界東北發展爭議,亦聲言將檢討佔地170 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土地用途。不過4 年過後,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上月表示由於政策比較複雜,故有關檢討仍在進行。其間政府卻無聲無息地與部分會所續約,例如在2015 年與佔地130 公頃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續約至2027年。

我們對政府「講一套做一套」的原因頗感好奇,而解密的政府檔案或許露出端倪。政策的表面是具體、客觀和充斥技術語言的文件,內裏卻反映決策者的考慮與盤算。決策者在制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時,有什麼實際考慮?為何40 年過後,政府仍稱政策複雜,以致政策檢討多番拖延?我們試圖從1979 年的行政局文件中找出答案,文件上表明其列載的看法都反映官方觀點(official view)。

繼續閱讀

以土地政策包裝二度剝削——公私營合作的盤算

【原刊於明報2017年12月29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過6次會議,至今討論了12個土地供應選項中的10個。正如所料,小組與政府口徑一致,除了填海和開發郊野公園之外,也傾向以所謂公私營合作模式來開發發展商的「囤地」,將「二度剝削」過程常態化(註1),更試圖推卸提供公營房屋的部分責任予發展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