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城市——政府帶頭 習慣荒謬

【原刊於明報2017年7月2日星期日生活周日話題】

文﹕鄧永成、王俊傑、葉鈞頌(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

社會與空間的關係從來都是辯證的,空間既是社會的反映,也為其運作提供不可或缺的場景。一個怎樣的社會,就製造一個怎樣的空間,反之亦然。因此,認識空間問題以及構思其改造的可能性,有助我們建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新一屆政府剛上任,不少論者仍在爭論上屆梁振英政府5年來的功過。可是,事實勝於雄辯,公眾過去數年所能感受的無疑是城市生活的節節倒退。最新公布的堅尼系數正好揭示了這種倒退的社會面向,然而在空間方面,我們更加能夠體驗「建成環境」在過去數年急速「下流」。其實,在香港生活甚或生存,要面對的困難與日俱增,「倒退」、「惡化」及「差劣」等詞彙已無法貼切地反映現實,因為它們帶有「已知問題,並有待改善」的含意。故此,我們認為「下流」一詞能更準確地指出當下問題,因為它不僅指出城市空間每况愈下,更能扣連着此倒退如何被默默地接受及常態化的過程。

Untitiled

繼續閱讀

正視優惠土地上牟利 政府和慈善團體應做補贖

【原刊於明報2017年5月18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早前審計署報告批評政府對多幅批予慈善團體的優惠土地缺乏監管,涉嫌違反土契的酒店及餐廳等牟利設施營運多年。報告一出即烽煙四起。地政總署到立法會的回應,口徑竟與數年前說法一致,仍表示部分個案因地契未有清楚界定「hostel」(旅舍)及「hotel」(酒店)而沒違契。

觀乎社會輿論和政府回應,事件焦點顯然局限於法律定義劃出的地塊內,地塊的空間有清晰邊界,其作用是把內在的土地從外頭的社會割裂,令討論只斟酌慈善團體遵守地契與否,以及法律字眼爭議。我們認為這個焦點簡化了社會關係,法律地理學的視角有助我們認清問題。社會相信法律能彰顯公義;地理學者Joseph Pierce和Deborah Martin研究發現,土地法律對業權人權利的過度重視凌駕了社會服務提供者應重視的公眾利益,尤其透過規劃法的規約,使社會服務在空間上得不到公平分配,法律在社會空間關係中實踐公義的目標存在局限,難以從根本改變權力不均的城市治理和市場邏輯。

繼續閱讀

高鐵:不平衡的點‧線‧面

【原刊於明報2009年10月29日世紀版】

明報編按:近日升溫的反對興建高鐵聲音中,有一直指本源的論點:香港人或有孤島焦慮症,並對以融合之名、以拆遷作持續發展的基建幻象產生過剩的欲望。而懸念,緊緊繫在一點︰為什麼必須以西九為總站?用地理學視野來檢驗,跨境基建即將成就的不是創業與生活的新途,而是在通往北方的道路上,它首先把香港這城市剮開 ——輸送軌上將進行地緣資源的集合、轉移,進一步兩極化不同階級的土地權。且由鄧永成教授闡述香港的「不平衡地理發展」——我城背後揮之不去的幽靈。

繼續閱讀

回溯「沙田價值」—— 超越中環價值的歷史地理觀

【原刊於明報2007年8月18日D04版】

文╱鄧永成、陳劍青、王潔萍、郭仲元、文沛兒
香港批判地理學會會員

在這個善忘的世代,很多人可能不會相信城市的歷史竟有天大的能力左右大局。近期天星、皇后碼頭事件對「歷史」的關懷固然是一種體現,但我們似乎並未有過另一種對歷史的理解。或者,歷史不僅是從現今對歷史價值的尊重及賦予,歷史空間亦可能是在發展過程中,早已建構的、深層而集體的城市價值,是港人日常生活行為的預設。

繼續閱讀

由公屋發展到保育政策的創意霸權

【原刊於信報2007年6月11日P13版】

鄧永成(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副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

別以為官僚就是納悶、守舊、公式的同義詞,多得行政架構內一群「聰明指數」必須符合某級數的政務專員與城中各界專業人士的關愛,香港政策其實一直甚具創意。就以保育而言,這種創造力當然沒有表現在行政機制及處事態度上,但箇中計劃的「問題轉移」、「概念偷換」的政治想像,經歷過殖民時代不斷實踐,彷彿已達到爐火純青之境。他們甚至可將本來就是重建的項目謂之「保育」,儘管骨子裏仍然是重建。

我們何不向港英時代最具「創意」的新市鎮概念取經,或許能為認識近來政府的「保育」手段帶來一點明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