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只不過是故技重施

【原刊於明報2018年3月4日星期日生活】

文:鄧永成、葉鈞頌(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香港批判地理學會)

不管是建制外的智庫與論者,抑或建制內的官員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近日都頻頻開腔,以不同方式游說市民:香港一定要填海。

二月初,斥資數百億公帑的東涌新市鎮擴展計劃填海工程動工;財政司長陳茂波在網誌文章〈填海,再出發〉中說,填海是推動城市發展的必由之路,香港的成功故事歸功於過百年的填海造地,突破香港的地理環境限制,增加土地供應。他認為,現時土地供應緊張的深層次原因之一,是因為九十年代東涌發展成新市鎮後,香港近二十年再沒有新市鎮落成;而填海得來的新市鎮發展,對解決本港市民住屋問題起着關鍵作用。

我們認為,政府只是故技重施,構想「離地」的空間論述,渲染填海的重要性及迫切性,游說市民支持填海,控制並形成社會共識。值得詰問的是,填海是否解決土地問題的必由之路?填海得來的土地又是否可以解決住屋問題?

繼續閱讀

廣告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的謀算 從解密檔案解構土地政治

【原刊於明報2018年1月16日觀點版】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周六(1 月27日)再開會, 估計將論及私人遊樂場地能否作為土地選項之一。雖然近年輿論屢次質疑,獲優惠批地的私人體育會用地只有少數人可享用,符合公眾利益與否成疑,並建議即使不一定全數用來建屋,也可以考慮應否把這些用地發展成公共休憩及體育用地,不過政府卻多次迴避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2013 年審計報告建議政府盡快檢討此政策,政府也承諾多個部門會協助民政事務局檢討政策;時任發展局長陳茂波面對新界東北發展爭議,亦聲言將檢討佔地170 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土地用途。不過4 年過後,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上月表示由於政策比較複雜,故有關檢討仍在進行。其間政府卻無聲無息地與部分會所續約,例如在2015 年與佔地130 公頃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續約至2027年。

我們對政府「講一套做一套」的原因頗感好奇,而解密的政府檔案或許露出端倪。政策的表面是具體、客觀和充斥技術語言的文件,內裏卻反映決策者的考慮與盤算。決策者在制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時,有什麼實際考慮?為何40 年過後,政府仍稱政策複雜,以致政策檢討多番拖延?我們試圖從1979 年的行政局文件中找出答案,文件上表明其列載的看法都反映官方觀點(official view)。

繼續閱讀

以土地政策包裝二度剝削——公私營合作的盤算

【原刊於明報2017年12月29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過6次會議,至今討論了12個土地供應選項中的10個。正如所料,小組與政府口徑一致,除了填海和開發郊野公園之外,也傾向以所謂公私營合作模式來開發發展商的「囤地」,將「二度剝削」過程常態化(註1),更試圖推卸提供公營房屋的部分責任予發展商。

繼續閱讀

不願面對的土地真相:從體制的二度剝削說起

【原刊於明報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生活周日話題】

文﹕鄧永成、葉鈞頌(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的新作An Inconvenient Sequel: Truth to Power 剛於香港上映,在當前令人沮喪的全球政經格局中,堅持道出人們不願面對的氣候變化真相,將矛頭直指操弄權力的既得利益集團。我們早前在政府換屆之際,撰文論及香港城市的下流(見2017 年7 月2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分析過去數年香港的荒謬現象從何而來。我們當時強調構想另類方案的重要性,若我們不去質問現象,在不公義的土地發展體制中故步自封,下流只會不斷延續,盼望社會能正視城市問題,為未來締造希望的空間。

在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的政治議程上,處理土地問題是首要任務之一,稱要就土地供應來源在社會上來一場大辯論。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月初正式成立,目標似乎非常清晰,就是建基於《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中的估算,研究怎樣找出尚欠缺1200 公頃的土地供應來源。

然而,所謂的土地辯論到底在辯論什麼?若是不問理由,一下子就把辯題局限於土地供應不足,而非宏觀地辯論土地問題的關鍵,香港的土地真貌仍然面目模糊。真正的辯論,理應是讓真理愈辯愈明。土地辯論要解釋權力和空間社會關係,不斷詰問理由,解構和轉化矛盾的對立面,才可以讓香港的土地真相辯證地浮面。

繼續閱讀

一地兩檢的政治空間與日常生活——「割地」非政治口號

【原刊於明報2017年8月16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香港迷戀效率和效益。特區政府充分掌握這座城市對高速社會節奏的推崇,在宣傳一地兩檢時拋出各種數據來支持方案,提出一地兩檢若無法實行,高鐵將無法發揮應有效益與效率。官員、社會領袖和學者紛紛以政府預測的營運數據為方案護航,例如早前有地理學者在《明報》觀點版撰文,強調只有一地兩檢才可讓西九龍站擔當「區域機場」角色;政府在社交網站打輿論戰,試圖用參差不全的時間數據說話;更有人大放厥詞聲言高鐵無一地兩檢則無法運作,屆時或被迫裁員。坊間則以效率和效益來回應:有人搬出更多數據證明政府說法理據欠奉,亦有人加入網上輿論戰,親自到中國大陸實測高鐵速度,摑政府一巴。然而與政府爭拗效益和效率的意義不大,即使事實勝於雄辯,但政府顯然毫不動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