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的謀算 從解密檔案解構土地政治

【原刊於明報2018年1月16日觀點版】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周六(1 月27日)再開會, 估計將論及私人遊樂場地能否作為土地選項之一。雖然近年輿論屢次質疑,獲優惠批地的私人體育會用地只有少數人可享用,符合公眾利益與否成疑,並建議即使不一定全數用來建屋,也可以考慮應否把這些用地發展成公共休憩及體育用地,不過政府卻多次迴避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2013 年審計報告建議政府盡快檢討此政策,政府也承諾多個部門會協助民政事務局檢討政策;時任發展局長陳茂波面對新界東北發展爭議,亦聲言將檢討佔地170 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土地用途。不過4 年過後,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上月表示由於政策比較複雜,故有關檢討仍在進行。其間政府卻無聲無息地與部分會所續約,例如在2015 年與佔地130 公頃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續約至2027年。

我們對政府「講一套做一套」的原因頗感好奇,而解密的政府檔案或許露出端倪。政策的表面是具體、客觀和充斥技術語言的文件,內裏卻反映決策者的考慮與盤算。決策者在制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時,有什麼實際考慮?為何40 年過後,政府仍稱政策複雜,以致政策檢討多番拖延?我們試圖從1979 年的行政局文件中找出答案,文件上表明其列載的看法都反映官方觀點(official view)。

繼續閱讀

廣告

以土地政策包裝二度剝削——公私營合作的盤算

【原刊於明報2017年12月29日觀點版】

文﹕葉鈞頌、鄧永成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過6次會議,至今討論了12個土地供應選項中的10個。正如所料,小組與政府口徑一致,除了填海和開發郊野公園之外,也傾向以所謂公私營合作模式來開發發展商的「囤地」,將「二度剝削」過程常態化(註1),更試圖推卸提供公營房屋的部分責任予發展商。

繼續閱讀

【明報】共住,根本就是劏房

按此連結看全文:https://news.mingpao.com/pns1711051509817491770

【乜嘢城市研究系列二】上期「未來城市」,香港批判地理學會告誡大家,思考城市時不要照搬西方一套,否則脫離原有背景脈絡,終究只會水土不服,甚至走樣變型——例如近年大行其道的「共住」概念。

在慧科新聞上搜尋一下,自新一屆政府上場至今三個月, 「共住」一詞在本地報章上出現近三百次,但香港批判地理學會認為,「共住」之於香港,根本與劏房無異︰「政府要解決房屋問題,卻無計可施,便冠冕堂皇地找來一些参考範例,比如共住,根本就是劏房,但其實劏房在本地又有它自己形成的原因,不是西方那一套;而西方共住的概念,又和今天香港情况完全不同。」劏房、共住,各有前緣,在到今天香港,卻詭譎地成為共生並行,互為表裏的一套概念。

梁仲禮—————— 文

【明報】未來城市﹕照搬西方那套未必行 香港城市研究不健康

按此連結看全文:https://news.mingpao.com/pns1710291509213701738

土地供應,只講要多幾多塊地,背後其實是公義問題。

「城市」也許是近年香港的關鍵字。當體制上的改革分毫不進,有人選擇回到社區深耕,落手落腳試行各項城市實驗;也有人選擇負笈海外,研修城市研究,比如正在服刑的周永康,去年便到倫敦修讀城市設計及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但如果你說城市研究真正流行,應該是七十年代。」浸大地理系教授、香港批判地理學會鄧永成如是說。「當時很多地理系出身的人,大半走了去讀城市研究,反發展商,甚至不去學車,因為汽車會影響城市,令城市產生問題,那時我們很多同學便是這樣;所以我奇怪,為什麼現在這麼多人讀,可能覺得城市很有問題。」然而西方社會針對城市提出的思考,早早在一個世紀前已經出現。

梁仲禮——————文